您的位置:普陀山佛教旅游文化网>佛教文化>佛教人物>历代高僧> 惠曜

惠曜

[ 收藏本文 | 关注度: ]

惠曜烧身供三宝     


  古代丘尼舍身供养佛、法、僧三宝,从刘宋以来,史籍记载,不在少数。反映了南北朝时,尼众们思想和修持的一个侧面。     


  从今天看来,烧身舍身之法,实在是件愚不可及,毫无必要的事,可是从当时来看,体现的却是一种至诚无与伦比的宗教精神,受到佛学界和官府的交相称誉。     


  刘宋比丘尼惠曜,就是在当时意识形态和环境氛围下,舍命烧身,供养三宝,实现自己誓愿的一个杰出女尼。     


  惠曜,俗姓周,西平人。从小开始,惠曜就削发出家,做了个活泼可爱的沙弥女。伴随着岁月的悠悠逝去,转眼之间,惠曜已经长大。此后受具足戒,住蜀郡永康寺,惠曜就发誓要舍弃生命,一心向佛。后来又对着佛像,泪流满面,一再发誓非舍身供养三宝不可。宋明帝泰始末年(公元472年),惠曜把自己久藏心头的烧身打算,禀告给剌史刘亮,希望获得他的同意。     


  刘亮听到惠曜打算烧身,先是一惊,因为烧身是件大事,舍弃的虽然是本人的生命,可是对于整个地方来说,却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刘亮沉吟一会,开口说道:“烧身供佛,事关重大,加上自焚把人活活烧死,这是一种千痛万苦的事,我劝你要好好考虑,三思而行啊!”     


  惠曜听了太守劝导,知道这是出于对自己的关心,可是自己舍身烧身,供养三宝的誓愿,并非今天才有,故而启齿禀道:“贫尼立下舍身的誓愿,考虑再,由来已久,想当年佛陀释迦牟尼,舍身饲虎,竟是何等的伟大。现在我舍身供佛,报效佛祖,早已是铁了心了。一想到实现自己长期以来的心愿,些许痛苦,又算得了什么?”     


  刘亮本来还想再劝,见惠曜尼如此决心,所以转而一想,成全她的一桩平生大愿,未尝不是一件功德。想到此,刘亮便道:“我的意思是,这对你个人和地方来说,都是一件大事,你得好好想想,想仔细了。要是非舍身不可,我就成就你的心愿,不再阻挡。”     


  惠曜见地方敕史已经答应,自然欢天喜地,告别回来,筹划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当时,地方阔佬越虔恩的小妾王氏,笃信佛法,筑有砖塔一座。惠曜心想,我何不在砖塔上面烧身,功德更大?     


  惠曜于是找王氏商量道:“夫人信佛,造了一座砖塔,真是功德无量。前几天我把这桩心愿,禀报刺史大人,决定舍身供养三宝。刺史先是劝阻,后来看我意志坚决,成全了我,不再阻止。舍身要有地地方,我想来想去,莫若在砖塔上面烧身,功德最大,所以特地前来和你夫人商量,不知夫人意见怎样?”     


  王氏听说惠曜舍身供佛,惊喜交集。惊的是如此弱女子,怎么经受得了如此巨大的自焚痛苦?喜的是惠曜选在自己花费建造的砖塔上烧身,也是缘份。就这样,王氏说道:“你要在我建造的砖塔上烧身供养三宝,当然是个缘份。我怎会有不答应的道理。可是,想到你这个纤纤弱女,要经受如此巨大的痛苦,真是心有不忍,你可想仔细了!”     


  惠曜见王氏已经答应,就说:“万谢夫人,烧身不是儿戏,哪有考虑不周之事。现在我意已定,现在是新年刚过,我将定在正月十五,夜深月明之时,烧身供佛。”     


  到了正月十五夜,月明如水,轻风拂拂,惠曜、王氏一行,还有女弟子们拿着油布,一起来到砖塔边上。     


  这时,惠曜拉子拉衣裳,让弟子们把油布一层一层地缠完,忽然前面急急赶来几个公差。公差们来到塔下,喝道:“刺史有令,着惠曜即刻停止烧身。如有违背,永康将被处以重罚;寺里诸尼,一律判罪。”     


  惠曜听完公差带来的刺史传令,知道刘亮为怕影响扩大,出尔反尔,可是为了寺庙和庙里尼众,不致遭罪,于是只好解下缠在身上的油布,停止焚身。     


  原来当天晚上,王氏和诸尼簇拥着惠曜来到塔边,早有周围晚睡民众,看个分明,知是将有焚身之事发生,于是急忙报知刺史。刺史一想,烧身事大,如果上司一旦追查,如何交待。于是当即改变原来的看法,急召公差,火速传命,全力阻止惠曜自焚,否则重重查处。     当时,王氏见惠曜焚身,横生枝节,当即指着惠曜鼻子大发雷霆道:“你这秃尼,原先说得好好的,怎么忽然就反悔了。要名要利,也不是这等要法,莫非你买通内人,连夜通报。否则深更半夜,刺史高枕城里,如何得知?”     


  惠曜满面委屈,耐心解释:“夫人不必横生烦恼,一切都是缘份。舍身是我本人的事,刺史阻止得了今天,阻止得了今年,阻止不了明年。”     


  王氏见她说得有理,怒气渐平,况且刚才看到路边确实有人,火速入城禀告刺史,完全有这可能;即使临时反悔,当亦情有可原,我又怎能错怪惠曜呢?     


  就这样,惠曜只得带着众尼,回去到寺里;王氏也由仆人围护,折返家中。     


  自此之后,惠曜开始断谷不食,每天只吃少许香油,维持生命。众女尼感到奇怪,问道:“师父为何不进饮食,只吃香油?”     


  惠曜答道:“我这样做的目的,全是为了让浑身充满油脂,这就有利于将来纵为焚身,归向天国。”     


  众女尼听过惠曜解释,方才恍然大悟。     


  岁月如流,转眼间已经到了宋顺帝升明元年(公元477年)。这时,惠曜感到时机已经成熟,于是不再声张,悄悄地选择一个风朗气清的夜晚,就在永康寺本寺的庭院里面,在众尼陪同下,缠布点火,悄然自焚。     


  惠曜几年不进谷物,只进香油,所以只霎那间,浑身就烧得吱吱作响。众女尼强忍悲痛,和着火人惠曜,一起念经。随之火势烧到面上,惠曜大叫一声:“收我遗骨,正好二升。”说完再无声息,原来已经气绝身死。     


  事后众女用银罂收拾惠曜遗骨,果然正好二升。     


  为什么有如此巧事呢?原来惠曜烧身前的一个月,正好有个容貌端正的年轻胡僧,来找惠曜。那胡僧自我介绍:“我住在波罗奈国,来到这里刚没几天,听说你姐姐决定舍身自焚,所以特地送上银罂,还请笑纳。”     


  惠曜听完胡僧说话,知道必有来历,于是欣然顶受。那胡僧见惠曜收下银罂,转身拂袖就走。惠曜见胡僧走得勿忙,竟来不及询问姓名住址,于是急忙派人追问,岂料刚出寺门,就失了胡伪的踪迹。四顾茫茫,又去哪里寻觅?     


  一个月后惠曜焚身供佛,于是乎这只容量二升的银罂,就成了收贮惠曜遗骨的容器。


 


最新0条评论
您对惠曜的评论
用户名: 新注册) 密 码: 匿名:
·用户发表意见仅代表其个人意见,并且承担一切因发表内容引起的纠纷和责任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在不通知用户的情况下删除不符合规定的评论信息或留做证据
·请客观的评价您所看到的论文,提倡就事论事,杜绝漫骂和人身攻击等不文明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