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普陀山佛教旅游文化网>佛教文化>佛教人物>历代高僧> 冯尼

冯尼

[ 收藏本文 | 关注度: ]

冯尼烧指供佛,先知先觉     


  古代尼众,烧身供佛之外,另有一种烧指的做法。这种做法,由于残害自身肢体,从今天的视角看,并没半点可取之处,然而这在我国古代,却被认为是发大誓的一种壮举。逝世于梁朝天监二年的冯尼,就是一个以烧指供养而知名的比丘尼。     


  冯尼(公元408至503年),俗姓冯,高昌人。冯尼从小敬奉佛法,出于种种原因,直到三十岁时,方才削发受戒,成为一个真正的比丘尼。出家之后,冯尼住持高昌都郎中寺。由于当时人家都对她很尊敬,所以索性都叫她冯尼,以示亲切,冯尼也乐于这样称呼,所以就叫上了。     


  冯尼出家之后,戒行精苦,粗布为衣,每天只吃一顿蔬斋。平时,冯尼爱读佛经,尤其爱读大乘经典《大般涅槃经》,时间一长,形成规律,三天一遍,从不间断。《大般涅槃经》总共有四十卷,北凉昙无谶翻译,全分为寿命品、金刚身品、名字功德品、如来性品、一切大众所问品、现病品、圣行品、梵行品、婴儿行品、光明遍照高贵德王菩萨品、狮子吼菩萨品、迦叶菩萨品、憍陈如品等十三品。南朝刘宋时,又有在昙无谶译本基础上增加品目的《大般涅槃经》。后来,人们为了便于区分两种不同本,把昙无谶的原译称为“北本涅槃”,谢灵运等增加目的称为“南本涅槃”。     


  渐渐,冯尼精通《大般涅槃经》的名声响了开去,女尼们学习佛经,往往都上她那儿请教。一次,有个爱好《大般涅槃经》的女尼,请教冯尼:“我近来接触《大般涅槃经》,听说这经有好多种不同的翻译本,不知道该读哪一种,请老师指点。”     


  冯尼很高兴地答道:“你读《大般涅槃经》,真是功德无量。《大般涅槃经》的翻译本有好多种,后汉支娄迦谶的译本叫《梵般泥洹经》,三国魏国安法贤的译本也叫《大般涅槃经》,三国吴国支谦的译本叫《大般泥洹经》,这些早期翻的本子,都是二卷本。又有北凉昙无谶译出的《大般涅槃经》,总计四十卷。此外还有东晋法显和佛陀跋罗的《大般涅槃经》翻译本,这是《大涅槃经》初分的异译本,共有六卷,相当于昙无谶译本的前十卷。这些本子,由于昙无谶的翻译本文字亲切,语意明白,所以在社会上流行很广。你爱好这种,又刚开始,我建议你还是从昙无谶的四十卷本《大般涅槃经》入手,容易见效。”     


  女尼听得全神贯注,接着又问:“听说《大般涅槃经》有南本、北本两种,不知是怎么回事?”     


  冯尼娓娓答来,如数家珍道:“这是因为刘宋名士谢灵运,和出家人慧严、慧观一起,在昙无谶翻译本的基础上,对照法显等所译《大般泥涅经》而增加品目。谢灵运等增加品目的情况,大致是这样的:从昙无谶本寿命品,分为经叙、纯陀、哀叹、长寿等四品,由如来品分为四相、四依、邪正、四谛、四倒、如来性、文字、鸟喻、月喻、菩萨等十品,这样就变成了二十五品,同时又把卷数改成三十六卷。为了便于区分两种本子,人们通常把昙无谶的原本称为‘北本涅槃’,谢灵运等改编本称为‘南本涅槃’。”     


  女尼听得有滋有味,又饶有兴趣地问:“那末,这样大的一部佛经,对于初学的人来说,该怎样掌握它的要领呢?”     


  冯尼稍一沉吟,整理思绪道:“《大般涅槃经》主要讲涅槃常乐我净,佛身常住不灭,以及一阐提和声闻、辟支佛都能够成佛的大乘佛法。这是我的体会,如果今后你在阅读时能够深入下去,仔细思考,就会有更多的新的发现。”     


  听到冯尼说一阐提,女尼更来了劲儿,又问:“听说晋宋年间,义学高僧竺道生在一阐提人能够成佛的问题上,就是要这样。东晋晚期,建康城里有人译出了六卷《泥洹经》,经里提到除了一阐提人,都有佛性。所说一阐提,就是不具信或断了善根的人。不具信且断善根,怎能成佛?可是,当竺道生在经过仔细研究之后。却大胆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一阐提人皆得成佛。’结果,由于道生的主张激惹了京都僧团的众怒,被套上了顶‘邪出’的帽子而逐出建康,来到吴中。刘宋早期,昙无谶翻译的《大般涅槃经》传到建康,经中赫然写有:‘一阐提人有佛性。’这样一来,当年竺道生提出的‘一阐提人皆得成佛’的主张,一下子就在京城沸腾起来,从此道生一夕成名,受到四众弟子的狂热崇拜。”     


  女尼经过这番讨教,满心欢喜,告别而归。     


  当时,昌国名尼法惠法师,精时超群,众所敬仰,是当地比丘尼的归依师。一天,冯尼忽然对法惠说:“现在,你可前往龟兹国金花寺,当会获得无上佛法。”     


  法惠法师知道冯尼是个尼中翘楚,所以很相信她,不久整装出发,直抵龟兹国金花寺,礼敬佛法。寺里值日搬来老酒,心头一惊,出家人饮酒是犯戒条的,这还了得!即便婉转谢绝道:     


  “我从高昌国远来这里,寻求胜法。出家人饮酒,触犯戒律,多谢值日关心,请理解我出家人的心愿。”     


  值日见法惠尼不肯饮酒,也没再劝,一把推在法惠背上,把她直推出去,再不答理。     法惠被推仔细想了一想:我既然远道而来,寻求无上佛法,现在却被推赶出来,难道这样空手就回去了?不如听了值日的话,饮了再说。     


  法惠想定之后,回进寺里寻找值日,谢过不逊,愿饮美酒。     


  值日见法惠回心转意,便不再怒,搬出美酒,往法惠前面一推说道:“请你放怀痛饮,不必顾虑。”     


  法惠一杯一杯,伸直脖子,饮个不停,直到满脸通红,心头小鹿乱撞,再也支持不住,最后终于大吐一番,昏醉过去。     


  值日见她烂醉如泥,不知人事,返身而去,让她独自呼呼沉睡。     


  第二天一大早,法惠醒来,看到自己睡在地上,边上吐得一塌糊涂,自知闯下大祸,犯了戒条,不禁愧悔交加,用拳猛击胸背,心想自己打死自己算了。由此边打边想,忽然开悟,获得了修行人的第三个果位。     


  这时,值日从外面进来,看到法惠已经清醒,笑眯眯问道:“你已经获得第三果位了吗?”     


  法惠答道:“已经获得了。”     


  后来法惠回高昌国,并没预传消息,然而当她还在路上之际,冯尼就让法惠弟子们远出迎候,欢迎老师获法归来。果然在半路上,师父徒弟见面,无不惊叹冯尼的先知先觉。      


  冯尼在高昌国净心修得,弟子如云,直到梁武帝天监二年(公元503年),方才入寂,终年九十六岁。


 


最新0条评论
您对冯尼的评论
用户名: 新注册) 密 码: 匿名:
·用户发表意见仅代表其个人意见,并且承担一切因发表内容引起的纠纷和责任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在不通知用户的情况下删除不符合规定的评论信息或留做证据
·请客观的评价您所看到的论文,提倡就事论事,杜绝漫骂和人身攻击等不文明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