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普陀山佛教旅游文化网>佛教文化>佛教人物>历代高僧> 昙晖

昙晖

[ 收藏本文 | 关注度: ]

昙晖拒嫁出家  

  从古以来,女性拒绝出嫁,削发为尼而成为一代名尼的,代有所出,如身历宋、齐、梁三朝,见多识广的昙晖,就是其中佼然出众的一个。  

  昙晖(公元422至504年),俗姓青阳,名白玉,成都人。大概是前世业因吧,昙晖从小就乐于亲近佛法,和别的小孩大不一样。  

  十一岁那年,有外国禅师畺良耶舍来到蜀中,传播禅法。昙晖听到消息,一连兴奋了好几天,并且央求母亲,让她跟畺良耶舍学习禅观。母亲犹豫一番,终于不愿违她心愿,答应了她,条件是不许削发出家。  

  过了几天,当小昙晖拜见耶舍时,耶舍一眼看法,就知这孩子和佛有缘,于是把她留在育尼身边,开始修习。  

  当时,母亲早就把昙晖许配给了昙晖姑妈的儿子。此番,昙晖跟着育尼学禅,来到寺里,深深地被周围雅洁寂静的环境氛围感染,于是索性默默在佛菩萨面前发誓:“假如家里一定要逼我成婚,不让我出家,我就舍身自梵,以死抗争。”  

  两年以后,消息传到刺史觐法崇耳里,法崇感到好奇,专程派人去庙里把昙晖接来,当面试个究竟。过了几天,法崇请来地方知名人士,以及各位僧尼,当众问昙晖道:“你这样小小年纪,主意这样坚定,不知你是否真的能够出家?”  

  小昙晖忽闪着那对澄明的眸珠,坚定并充满希望地说:“要是能够得到你刺史大人的支持,就一定能够扫清好多人为的障碍,这样我就可以安安心心削发出家了。”  

  法崇见昙晖小小年纪,稚气未脱,竟然出言老成,就有心成全她的出家意愿。随即,法崇派人征求姑妈的意见,姑妈是个伶俐人,眼见刺使亲自在为昙晖撑腰,哪有不允之理,即便顺水推舟,乐得做个好人。由此昙晖正式归依育尼,剃度出家。那年才十三岁。  

  在育尼那里,昙晖修学禅观,一学就会,颖悟异常。育尼对这大为惊奇,从此更加悉心栽培,毫无保留。  

  一天,昙晖坐禅入定,只见东方天空射来两道光线,一道像似太阳的白光,另一道像似月亮的冷光。于是,昙晖就在禅之中默默祝道:“想来白光是菩萨道,冷光是声闻法。假如果真这样,那就让冷光消失白光充满,冷光消失。  

  不久出定,昙晖把自己入定时所见所说,告诉育尼。育尼听后,兴高采烈地鼓励道:“这是个好兆头呀!”当时,跟随育尼学习禅观的,总共有四十多尼,当其他诸尼听到昙晖入定后的那番经历,无不叹为希有功德。  

  这样过了三年,昙晖长成十六妙龄,正是及笄年华,如花似月。这时,昙晖原先的未婚夫,就是姑妈儿子,心里总对昙晖出家,疑神疑鬼,甚至认为是个逃婚圈套,于是决定派人抢亲。心想把你抢到家里,成双作对,看你还耍什么花招?  

  昙晖听到风声,告诉育尼。育尼日夜警戒,同时昙晖本人,也让贴身男差女婢,提高警惕,别随便就让陌生人闯进禅房。  

  未婚夫见无机可乘,没奈何,就把事情通到许州刺史那里。刺史思虑一番,请教畺良耶舍:“昙晖尼学习禅观,出于本人意愿呢?还是另有别情?按照好的悟性,到底有没有学成的慧根?”  

  畺良耶舍答道:“刺史请听,女尼昙晖,慧根聪利,早就有了入佛决心,希望做父母官的尊重本意愿,不要违背。未婚夫那里,只要大人能够出面调解,那就功德无量。”结果,在刺史亲自调停下,事情总算得到圆满解决,从此姑妈之子,不再纠缠。  

  后来,昙晖一心修禅。在禅定中,她往往自悟大乘教义,老师没有传授到的,她都了如指撑,圆通无碍。当时好多禅师知她禅中悟道,纷纷提出问题,向她诘难,昙晖从容对答,一一剖解,最后,竟然没有一个能够难倒她。从此,昙晖名声渐渐传了开去,四众们闻风而来,向她讨教佛法的与日俱增。  

  宋文帝元嘉十九年(公元442年),临川王驾临南充,听到昙晖大名,把她请到府第,请教佛法。不久,骠骑牧陕,又把她带去南楚地界,一时男女道俗,用帚清扫道路,敬迎她到来的,达一千二百人之多,把个道路都挤满了。  

  岁月流逝,昙晖自从离开家乡,非常思念她的母亲。几年后,昙晖事遂人愿,回到家乡。在家乡修持的那些岁月里,昙晖身边总是聚了好多弟子,由此威望更高。  

  后来,昙晖在市桥西北,营造长乐寺,众志成城,不久落成。随之,昙晖又在周近,另建三个寺庙,都是以极高的办事效率,快速竣工,受到地方上的一致好评。  

  这时有个名叫张峻的,跟着父亲来到益州。一次,张峻仰慕昙晖大名,心血来潮,忽然带着三多个随从,来到寺里,拜访昙晖。昙晖招呼张峻一行,刚刚坐定,就由随侍尼众,端上果子、粽子等时鲜食物,进行招待。张峻见状,暗吃一惊,心想我没事选通知,怎么一下子就端出了这么多的时鲜水果和点心?  

  接着刺史刘悛,率众拜谒,也是事先不加通知,突然袭击。结果昙晖又是招待周到,从容应付。  

  后来,梁宣武王让昙晖设百人会。当宣武王来到会中时,只见另有三百多个僧尼,加上所设的百人会,总计斋饭僧从,超过四百个人。这时,宣武王好奇地派人进入厨房,看个究竟,只见厨房里只有两个弟子,以及两个女佣,备办斋饭,此外再设一个干杂活的,进行帮助。宣武王吃惊之下,问昙晖道:“看上去你们寺里,不过中等资户,可是每当客人临时降临,你们都能从容应付,一下子就摆出好多时鲜果品;此番四百多个人的斋饭,厨灶底下只有四个人在操作,平均每个人要负责一百张嘴,这是怎么回事?”  

  昙晖答道:“贫道寺庙,也没有多少积蓄,要是一旦急需开支,进库去取,总是不缺费用,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今天备办斋饭,只四个人,手脚麻利,从容应付,毫无半点忙乱,可能也是借的平时习禅效应吧?”  

  后来,人们都把昙晖习禅的长乐寺,称之为“无尽藏”,意思内蕴无尽宝藏,用之不尽,取之不竭,可是入寺一看,又看不出什么名堂,真是让昙晖给弄神了。  

  梁武帝天监三年(公元504年),昙晖走到生命的尽头,淡然辞别人间,享年八十三岁。


最新0条评论
您对昙晖的评论
用户名: 新注册) 密 码: 匿名:
·用户发表意见仅代表其个人意见,并且承担一切因发表内容引起的纠纷和责任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在不通知用户的情况下删除不符合规定的评论信息或留做证据
·请客观的评价您所看到的论文,提倡就事论事,杜绝漫骂和人身攻击等不文明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