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普陀山佛教旅游文化网>佛教文化>佛教人物>历代高僧> 慧绪

慧绪

[ 收藏本文 | 关注度: ]

  慧绪做诗别人间     


  南北朝时,高僧名尼,一时辈出,百花竞秀。当时有个尼众,法名慧绪。     慧绪(公元431至499年),俗姓闾丘,高平人。从七岁起,小慧绪就开始吃素持斋,笃敬佛法,家里人和周围邻里都感到非常吃惊。等到十八岁那年,慧绪正式在荆州三层寺削发出家,实现了她长久以来一直想脱离红尘的夙愿。     


  慧绪为人,气度高率,神情清远,从外表看上去,很有点像男子汉的味道。平时发言吐语,非常方直,想啥说啥,没有掩饰。     


  当时,江陵地界另有西土、德望等尼,仰慕慧绪的德行,并且接触下来,彼此情投意合,于是就住在一起,相互督励,共同修习。     


  一个夏天,慧绪、西土、德望等结伴安居,一起修习般舟三味。按照古印度习惯,出家人在每年五月中旬到八月中旬的夏天三个月里禁止外出,因为这时雨水多,草木生长,小虫繁衍,生怕一不小心踏伤了草木和小虫等。后来这种夏安居的习惯传到中国,结合中国夏季的具体情况,把每年夏安居的时间,规定在农历四月十六到七月十五的一段时间里。安居期间,僧尼足不出户,正是坐禅修学的好时光。此番,慧绪等一行,借着这个机会,联袂学习了《般舟三昧经》。在佛门里,般舟三昧属于禅定的一种,又叫“佛立三昧”。“般舟”是梵文Pratyutpanna的音译,可翻译成“出现”、“佛立”。意思是说,僧尼们学习这种禅定,好比明眼人清夜察看天空,能够看到十方诸佛出现眼前,多如星星。东汉译经家支文件谶,还在他翻译的《般舟三昧经》里说:假如在一昼夜里,乃至七天七夜,一心念佛,就可看到佛出现并站在你的面前。     


  果然,经过一个夏季心心念念,昼夜不息的修习,慧绪等三人禅学大进,信心与日俱增。     


  当时,地方刺史沈攸之淘汰了好多僧尼,慧绪等看到当地佛教形势不妙,于是避难来到都城。不久,沈攸之倒台,慧绪一行,重新回到原先修持的场所,继续行道。     


  宋顺帝升明末年(公元479年),西齐太尉大司马豫章王萧疑,出镇荆陕,听到慧绪的道行,于是把她恭敬请进府里,讨教佛法。从此以后,慧绪的声望更加响了起来。     


  其时正好有玄畅禅师,从蜀地来到荆州。有着这样的大好机会,慧绪自然不肯轻易放过,经过联系,慧绪拜他为师,执弟子礼,进一步学习禅法,深究内中的精妙所在。经过一个阶段的学习,玄畅禅师感到此尼宿习不浅,妙有慧根,所以悉心教导,把自己对于禅法的一些独到体会,全都传给了她。     


  慧绪自从拜玄畅以师,学习禅法以来,进步飞速,深深地掌握了此道的个中精义。平时,她励行节约,布衣暖,菜饭饱,一心精勤,由此更加声誉威四方,受到广大信徒的礼敬。     


  这时,豫章王妃和女眷们敬信佛法,听说慧绪禅行精深,于是把她请来府第,至诚请教。当然,作为王妃等女眷的老师,慧绪的待遇,自然属于天下第一流了。     


  可是,慧绪生必俭约,慈悲为怀,所以每天受到豫章王妃的施舍,慧绪总是随手分给贫困尼众和社会人士,由此口碑载道,美名飞驰。     


  又有萧王慕她高行,邀她来到都城,特地为她选择府第东田的东面,起造了福田寺。慧绪自从住进福田寺后,掌管寺务,鞭策众尼勤奋精进,明理万机,条分缕析。     


  齐武帝永明九年(公元491年),慧绪被邀去萧王府第住了一段时期。一天慧绪忽然说她得了重病,要求回福田寺去。后来女眷们见她饮食不进,面容一天天憔悴下去,于是就把她放了回去,顺了她的心愿。结果,慧绪回寺后没几天,就能吃又能睡,有说又有笑,疾病豁然而愈。     


  过了十天,萧王女眷们再次把慧绪请进府第,侍授禅法。不料进府之后,慧绪又像上次那样,发起病来,最后只得依旧把她放回寺里。放回之后,慧绪不药而愈,康复如前,谁也说不出是什么原因。     


  此后不久,萧王薨逝。等到这时,女眷们方才悟到,原来慧绪感府里氛围不对,真是感应灵敏,饶有先见之明。     


  齐武帝也是个爱好佛法的君方,认为让慧绪住在东田福田寺,稍谦窄迫,于是又另外择地,起造了一座宽敞庄丽的集善寺。集善寺建成后,慧绪率领众尼,住持宏法,共臻极乐。     慧绪自从搬迁到集善寺后,一连好几年里,足迹从不踏进上层统治者的府第之中。这年仲冬,又有竺夫人想建禅斋,知道慧绪几年来的习惯,所以既想请,又有犹豫。为了慎重起见,竺夫人先派手下前去请求,探听虚实,那料此番慧绪一反往常,爽快答应:“竺夫人想建禅斋,很好很好,我愿随你进入府第,和诸夫娘告别。”     


  慧绪来到竺夫人禅斋,场面气氛顿时大不一样,斋完之后,慧绪问竺夫人:“我想请夫人借我毛笔纸张一用,有首诗要写给你看。”     


  夫人即计侍女捧来笔砚,临桌展纸,只见慧绪舐得笔饱,落纸沙沙,众人放眼看时,但见上面已经挥成一诗。诗道:        


  世人或不知,呼我作老周,        


  忽请作七日,禅斋不得休。     


  诗稿写完,慧绪和女眷们朗声谈笑,神情自若,气氛非常融洽。     


  不料十多天后,慧绪忽然吩咐旁人道:“我将和你们告别了。人生有生必有死,有合必有离,各位珍重。”说完,当天夜里就逝世了。享寿六十九岁,这时正是东昏侯永元元年(公元499年)十一月二十日。


 


最新0条评论
您对慧绪的评论
用户名: 新注册) 密 码: 匿名:
·用户发表意见仅代表其个人意见,并且承担一切因发表内容引起的纠纷和责任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在不通知用户的情况下删除不符合规定的评论信息或留做证据
·请客观的评价您所看到的论文,提倡就事论事,杜绝漫骂和人身攻击等不文明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