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普陀山佛教旅游文化网>佛教文化>佛教人物>历代高僧> 僧敬

僧敬

[ 收藏本文 | 关注度: ]

福寿名尼僧敬     


  名尼僧敬(公元403至486年),俗姓李,会稽(今浙江省绍兴市)人,寓居秣陵(今江苏省南京市)。     


  僧敬父母信奉佛法,还在母亲怀孕生她时,家里就诵经设会,请来了一僧一尼,僧人是瓦官寺僧超,女尼是西寺昙芝。     


  见比丘僧超,比丘尼昙芝来到,僧敬母亲作礼后,虔诚说道:“两位师父,我现在已经有好几个月身孕,将要临产,希望你们指腹叫声弟子,好让这小生命未出娘胎,就有归依。”     


  僧超、昙芝,眼看夫人一片诚意,于是合十答礼,即便指着夫人之腹,说道:“胎中小儿听了,现在指腹为证,把你收为弟子,从此归依三宝,敬奉佛法,将来慈悲为怀,普渡众生。”     


  夫人闻言满心欢喜,只是因为典着个大肚子,难以下拜,改就合十恭敬,代替腹中孩子说道:“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随之,夫人又说:“将来临产,不管是男是女,我都让他出家,归依佛门。”     


  一个月后,有天夜里,夫人隐约之间,看到有人对她说道:“从明天开始,你可启建八关斋。”不久醒来,方知神人托梦,于是就在第二天开始张罗,在家奉行八关斋戒。     


  八关斋戒是佛教为在家佛弟子特地制定的八条戒律。八关斋戒的内容,一不杀生,二不偷盗,三不淫欲,四不妄语,五不饮酒,六不眠坐高广华丽大床,七不装饰打扮和不观听歌舞,八不吃非时食(过午不食)。八关斋戒的前七条是戒,第八条是斋。     


  在家信自主,持奉八关斋戒,大多属于临时性质,少则一昼夜,多则几天或者几周,就可以了,用不到终身持奉。奉受期间的生活,几乎近似于僧人的宗教生活,所以相当清苦。     夫人正在张罗八关斋戒,请人布置佛像供桌等等,忽然感到腹中疼痛,并且疼痛一阵紧似一阵,众人急忙把她搀到房里,请来稳婆,不久产理一女,就是后来的僧敬。这时,夫人只听半空里有人说道:“夫人刚才生下的一个女孩,可送到建安寺白尼那里,作为弟子。”     满月以后,夫人就把僧敬送到建安寺,拜白尼为师,归敬三宝。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之间,僧敬已经长成为一个活波可爱、讨人喜欢的小女孩了。当时僧敬才五六岁,听到别人念经,就默默记在心上,背了出来。送样日积月累,心里已经装了好几百卷经书,并且郁能理解,还有好多理解是小僧敬的独到见解。平时,小僧敬甘于莱蔬,生活淡泊,由此小小年纪,就已有了相当的名气。     


  宋文帝元嘉年间(公元424至453年)小僧敬已经出落成悟解深遂的一代名尼了。这时,有道行高深,风节峻异的外国铁萨罗尼等来到京都,于是僧敬又在外国女尼处,再次受戒。原来按照佛教戒律,尼姑只向僧人受具足戒,并不完全,还应该向比丘尼受戒,方才合乎戒律的规定。自从这次受戒以后,僧敬更加精进,道心大增。     


  以后不久,朝廷委派鲁郡孔默出镇广州,僧敬深感人生无常,即便跟着孔默来到广州;接着叉想乘船泛海,寻访释迦牟尼佛的圣迹。然而由于道俗禁闭等种种原因,僧敬未能如愿以偿。就这样,她在岭南,一呆就是三十多年。     


  在这三十多年里,僧敬广泛宣教佛法,对于当地佛教流行,起了很大的推进作用。随着时间的推移,岭南一带,渐至犷俗移心,人心恩善。当时,地方上有十三户人家,争着施舍房字,作为精舍。僧敬都一处处婉言谢绝。最后,在人们的一致请求下,僧敬选择在湖亭地界,建造了一所庄丽宏伟的寺宇,作为宗教活动的场所。由于寺庙为众人合资合力,共同起造,所以建成之后,就取名为众造寺。     


  不久宋明帝上台。明帝听说僧敬道德修持,名满天下,下令派出使者,长途南下,恭迎僧敬。等到僧敬上路之日,番爵一带出家人和在家人,夹道相送,悲泪满面,谁都舍不得让僧敬北上。     


  经过千里跋涉,僧敬终于回到都城。这时,她已经是个六七十岁的前辈老尼了。      明帝见僧敬来都,大喜过望,急忙敕令住崇圣寺。一时道俗向慕,又有善信为她在丹阳地界舍宅造寺,后来僧敬一度迁居静心养老。     


  此后刘宋亡国,萧齐建国,皇帝和皇族们都对僧敬的风德,非常仰慕,所以经常亲自施舍供养,把她照顾得好好的。     


  僧敬真是一位修养有素,晚福不浅的福寿名尼。齐武帝永明四年(公元486年)二月,僧敬年老烛尽,寿终正寝,落葬在钟山南面。第子们为她树碑立传,其碑文出于大名鼎鼎的中书侍郎、文学家吴兴沈约的手笔,这也是一种特殊的荣誉。


 


最新0条评论
您对僧敬的评论
用户名: 新注册) 密 码: 匿名:
·用户发表意见仅代表其个人意见,并且承担一切因发表内容引起的纠纷和责任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在不通知用户的情况下删除不符合规定的评论信息或留做证据
·请客观的评价您所看到的论文,提倡就事论事,杜绝漫骂和人身攻击等不文明行为